宇宙的命运,无法预测却注定的未来

本文,将会围绕着命运,展开对注定的追问,最终我们会看到——无论我们对命运的注定如何理解或是否理解,宇宙它自始至终都自有安排,而这就是——宇宙的注定:未来充满未知,但也早有定数。

 

命运是什么

命运是一个词,但其实包含了两样东西,即:命与运。

它们就像是,河床河流的关系——命是河床,运是河流——河床确定了河流的方向,但河流也能潜移默化地塑造河床的走向,两者相互影响产生结果,最终确定了河床与河流可以经过和去到的地方。

首先,命与河床,是一种结构。

所谓格局,小到细胞、大到人体,无论是有机物还是无机物,有生命还是无生命,包括动物、植物、建筑、行星、宇宙,亦或是经济、社会、文明,包括精神、意识与思想等等,这些都是由先前因素所决定的,都对应着物质的存在与构成,而一旦格局产生就是结构的形成,这对应着——命出之始

那么,对于人类来说,命的结构——不仅包括资源结构、身体结构,还有神经结构与基因结构,这些天生的物质结构,就是注定的命。但对于这些天生结构,有以下三点值得说明:

  • 第一,大脑的神经网络结构,有先天的部分,也有后天动态改变的部分。
  • 第二,基因编辑,未来将可以改变基因结构,从而改变身体结构。
  • 第三,以上两点,很大程度取决于初始的资源结构。

其次,运与河流,是环境中流动的信息。

所谓信息,就是参与结构之间,相互作用(交流)的物质。而信息的存在,有走向,有分布,会影响结构的变化,也会被结构所影响。

所以,命运——就是结构与信息,相互作用的结果,如同河床与河流的关系

那么,运代表的环境信息,不仅包括了自然环境、人文环境、经济环境与社会环境,甚至还有宇宙环境(不可见粒子的信息)与颅内环境(大脑想象的信息)等等。

而命代表的结构,显然能够吸收(理解)环境中的信息——这就是命受到运的影响,即:河流塑造河床。

但同时,命的结构也可以产生信息,甚至无时无刻不在产生信息,释放到环境之中——这构成了环境信息的运,即:河床引导河流。

事实上,我们会发现,信息也是一种结构,即:运(信息)也是一种命(结构)。

于是,命不仅可以引导运,甚至还能产生运,而运不仅可以塑造命,还能成为命的一部分——这就是一种无法分割开的相互影响。

如果更广义地来看,不仅人类会有命运,万事万物也都有命运。只是人类的特殊结构(即进化出的命),能够思考命运本身,也就是思考——结构与信息相互转化的过程。

最后,总结起来就是:命是确定的结构,运是不确定的信息,命运是确定与不确定的总和。

那么,命运可以被预测吗?

 

命运的预测

在命运之中,命代表的是局部结构,而运代表的则是(环境的)整体信息,于是预测命运,就是预测——结构在信息中的演变,即:命在运中的变化轨迹。

具体来说,就是预测一个人在环境中随时间的变化,这其中:人(包括其拥有的生理、心理和物质结构)就是命,环境信息就是运,而变化就是指——命的变化。

那么试想,一个人的行为是由很多因素所共同决定的,这些因素就是信息,人与信息交互,就会产生想法、选择、决策与行为。这里的信息交互,不仅包括环境信息的交互——获取信息,还包括大脑中记忆信息(即历史环境信息)的交互——处理信息

而信息影响人的过程,是遵循某些规律的,这就像「结果 = 信息 + 规律」,只要我们获得公式中的信息与规律,就可以预测出一个人的行为。然后通过预测行为,就可以计算出一个人命的变化。最后汇总这些变化,我们就可以统计出一个人命运的轨迹。

所以,从这个角度看,命运就是可预测的,因为信息与规律,是客观存在的,那么预测结果就是存在的。

但事实是,这个预测过程,会有以下几个难以逾越的障碍:

  • 第一,环境信息中的影响变量太多,这会导致计算量,超过计算力的上限。
  • 第二,复杂系统存在“蝴蝶效应”,初始值微小的不精确,会带来巨大的预测误差。
  • 第三,预测过程会通过环境信息,影响预测结果的现实运作,最终令预测失效。
  • 第四,量子规律,决定微观的预测结果,只能是不精确的概率。
  • 第五,计算的模式受限于图灵机,而理论上一台图灵机无法预测另一台图灵机未来的状态。

值得指出的是,“蝴蝶效应”源于混沌系统,而想要“无限精确”其初始值,必然就会遇见量子规律的限制。

 

混沌系统——是指因对初值敏感,而表现出不可预测性的非线性确定系统,而初始值敏感的原因,就在于非线性相互作用的存在,这会导致“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”的现象。

 

可见,在公式「结果 = 信息 + 规律」中,信息存在着获取与计算的难度,而规律则存在着根本性的精确预测限制。

因此,我们并不能用「信息 + 规律」的逻辑,去推算出命运的轨迹,也就是说——命运是无法被预测的。

塔勒布《黑天鹅》中,曾说过:“如果我能预测,你在特定情况下的所有行为,那么你就不像你所想的那样自由。你只是对环境刺激作出反应的机器,你是命运的奴隶。”

现在看来,塔勒布说的前一句,并不会发生——因为没人可以预测我们的未来,坏消息是这也包括我们自己,不过好消息是——我们是自由的。

而关于未来,它有一个重要的特征,就是——每次你看着未来,它就会发生改变,因为你看着它,然后其它的事情也就跟着一起改变了。 ​​​​也正因为此,你每次看着未来(或想象着未来),你的命运也就会随之而变。

是的,对于我们来说,既然未来无法预测,那么未来的命运,也就会充满变数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对于塔勒布说的后一句,我们是命运的奴隶吗?——这里的主角可不是我们,而是命运。

换言之,虽然我们无法预测命运,但它本身是注定的吗?

 

命运的注定

注定的意思是:未来存在一个确定的结果,无论一个人做出什么样的努力与改变,最终都将抵达那个不可避免的结果。

但现实是,一个人可以自由改变想法,想法改变行为,行为改变结果,最终未来会走向一个未知的结果。

然而,如果我们换个方向来看待这个问题。

从获得某个结果的时刻,向回看,我们会发现之前所有的想法与行为,统统都是在促成这个客观结果的发生——因为以后见之明来看,缺少了之前的想法与行为,就不会获得现在的这个结果。

就像乔布斯曾说的:“你不能事先把点点滴滴串在一起,只有回头看的时候才知道点点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。”

因此,在回顾命运线之时,我们就会看到某种“注定”,那如果我们回顾的是整个人生的命运线呢?——显然,在岁月的尽头,我们就会看到串联起整个人生的“注定”

但这个注定,是针对已确定的结果,对于没有确定的,就仍然是可以改变的,怎么能说是注定的呢?

对此,我们可以追问自己,如何改变?——显然,首先要有想法、然后要有行为、最后要有结果,如此等等。

那如何才能有想法?如何才能有行为?甚至如何才能知道反抗命运的注定呢?

事实上,当一个想法和行为产生的时候,背后影响并促成的相关因素,其实是——整个宇宙之中互相碰撞的事件与影响

 

相互——是指彼此之间。例如,相互帮助,就是两者彼此之间的帮助。
互相——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相互关系。例如,互相帮助,就是多者中两两之间的帮助。

 

这当中,我们可以看到并理解的(事件与规律),仅仅只是极小的一部分(大部分是隐藏现实),因此我们并不能预测未来,同时这也意味着——我们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过去。

也就是说,我们并不知道已经确定的过去(即历史数据),是如何“控制”我们,产生了我们自以为是我们自己“独立”产生,并仅“属于”我们自己的想法与行为。

或许,我们可以给自己的想法与行为,找到一些前置的原因,但只要愿意,我们就可以不停地给这些原因,寻找到另一个前置原因——直到这些原因,隐藏进宇宙看不见不可理解的深渊与互相关联。

从物理角度来说,就是在量子力学的框架下,任何事件在未来某一刻发生的概率,都完全取决于之前时刻的波函数信息,而波函数的演化,会遵循准确的数学法则——薛定谔方程。

 

波函数——是量子力学中,定量描述微观粒子状态的函数,其代表的是粒子空间位置与动量的一种概率分布,呈现了波动性,可以形象化成“概率云”,而云的形状,就可以理解为粒子的“轨道”。

 

可见,确定的未来,取决于确定的过去,尽管这个确定的过程,波函数信息只能给出一个概率,但这个“概率”是被数学方程所完全确定的(即可被精确计算的),这被称为——量子决定论

换言之,根据量子力学,宇宙的未来并不能从现在完全推演出,我们看到的(或说预测的)未来只是“概率”——但这个“概率”,却是更高级(且目前无法被理解的)“宇宙规律”所主导的计算过程及结果。

因此,无论我们是否看见与理解,宇宙一直在用历史数据,来“控制”概率(即大数定律),而概率决定了行为,行为产生结果,结果形成数据,数据成为历史——所以,未来(终点)一直在以概率的形式服从过去(起点),直到宇宙完成所有的演化计算,即:从微观局部的不确定性,回路到宏观整体的确定性。

卡尔·荣格曾说:“除非你意识到你的潜意识,否则潜意识将主导你的人生,而你将其称为命运​。”

要知道,我们的潜意识,相对于整个宇宙的规律运作,是多么的渺小与微不足道,而相对于我们人生,潜意识又是多么的强大与充满力量。

是的,简单来说:我们“自由”的想法与行为,其实都是命运运作的一分部。

因此,我们无法改变命运,只能执行命运的安排(包括"改变命运”的过程),而命运虽然无法被预测且充满了未知,但从宇宙诞生之初,就早以注定

那一切都是注定,命运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

命运的意义

如果说,命是结构运是信息——在抛硬币系统中,硬币正反的命运,就仅仅取决于它的结构,因为硬币无法主动接受信息,然后改变自身的结构。

但人类则不同:人脑结构就像一个超级复杂的“智能骰子”,每次思考就是掷骰子,而信息会改变人脑结构,就会改变骰子的形状,从而影响每次思考的概率。

可见,在「结果(呈现概率) = 信息(影响概率) + 规律(存在概率)」的计算中,虽然规律不可变,但人脑会消耗信息,也会产生信息,从而信息一直在变,最终结果也就会在计算中不断改变。

所以,命运的意义就是:向过去看,看到河流的走向这是你的经历,向未来看,看到河床对河流的影响这你的趋势,并始终有机会,可以调整河流的走向和将要去的地方,以及河流的宽度深度——而这其中就隐藏着无数,「熟悉 + 意外 = 喜欢」的精彩与「意外 + 特别 = 痴迷」惊喜。

好消息在于:命运虽然是注定的,但过程却是未知的。

但宇宙,为何要创造注定的命运呢?

 

宇宙的注定

关于未来,首先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概率,其次不论我们做什么都会扰动这个概率,甚至会强烈地改变这个概率分布。

因此,我们看到的未来,是一直在变化的。

而这个概率的底层来源,就是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,这是一种已知的不确定性,或说是确定的不确定性,也称之为已知的未知。意思就是,我们已经认知了这个不确定性,它就是不确定的,是一个无法精确的计算。

在理论上,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,表述如下:

  • 第一,不确定性原理——表明无法确定粒子的全部状态,只能确定部分状态。
    第二,波函数状态演化——表明粒子没有确定的状态,只有状态的概率分布。
  • 第三,波函数坍缩——这是一个不可计算、不需要时间、不可控、且超越数学逻辑与方程求解的随机过程。

可见,对于未来,量子力学只准许我们计算概率,但这不能说明未来只有概率,而是说明我们只能看到概率。

试想,宇宙在既有的规律下不断演化,它的未来为什么不是注定的呢?

从不同的视角来看,我们会发现,越微观越不确定,越宏观越确定。原因就在于,确定依赖于计算,而计算的本质是——用一个系统去模拟另一个系统——因为任何计算要被执行,就必须被实现为一个物理系统的物理过程。

例如,有两个原理一致的系统,在相同条件下,一个系统不运行,另一个运行10分钟,那么运行的系统,就相当于进行了一次模拟计算,并确定了不运行系统10分钟后的状态。

因此,在宏观我们可以操控一个确定的系统,自然就得到了确定性;而在微观,虽然我们可以操控不确定的量子系统,但无法操控一个确定的量子系统(因为量子对于宏观就是不确定的),所以就只能获得不确定性

那么,顺着这个思路,在可以确定的宏观,我们若要确定宇宙的未来,就需要有一个和宇宙等价的系统去模拟它的运转才行——这就是“计算不可约性”(Computational Irreducibility),即:若要精确预测一个复杂系统,就要完全模拟它的演化,或等待它的演化——显然这是我们无法做到的。

然而,在局部系统的近似模拟中,我们就可以确定并感知到,任何封闭系统都会存在一个注定的未来,大数定律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,即:万物的发展都在向着其演化规律的平均值回归,当然宇宙也不例外。

 

大数定律——是指大量随机重复事件,随着样本容量的增加,其样本平均值趋向理论平均值的现象,这是被数学严格证明的一个定理,也可以理解为:偶然中包含着必然,或是不确定性中包含着确定性。注意,这个必然是一种确定性的概率分布。

 

只不过,无论是从宏观现实,还是微观现实,我们都无法确定宇宙的未来。所以,宇宙的注定——是我们未知的不确定性,或说是不确定的不确定性,也称之为未知的未知

当然,对于“自由意志”——就像在赌场中只玩一局,就可以跳出庄家稳赢的大数定律——那么“退出人生牌局”,就是跳出人生大数定律的“绝招”,然而对于人生轨迹的命运——却依然是在服从宇宙的大数定律

因此,我们可以把命运视为:确定的不确定,即:确定的是宇宙的注定,不确定的是无法预测这个注定——也就是无法预测却注定的未来,即:已知的未知

事实上,不确定并不等于不注定,这就如同,看不见不等于不存在,不知道不等于没发生一样,我们知道——无法确定不等于不存在确定,确定也不等于已知——也就是存在确定的未知,即:确定的不确定、已知的未知、及命运。

例如,实数集中大部分都是未知的随机数(如超越数),我们无法确定它们,但我们知道它们的存在;又如我们可观测的宇宙只有3%的星系,另外97%的部分都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,但我们知道它们的存在。

例如,圆周率π,其数值是无法(精确)确定的,但由π构建的圆周长与圆面积,显然是存在确定的数值的,因此π的精确数值,其实就是一个无法确定的确定存在。

换言之,宇宙所有的演化路径,早已被数学法则所规划好,只是我们无法精确计算出我们自身未来的路径轨迹,并且可能也无法找到这个终极的数学法则。

因此,我们可以说,宇宙的不确定——是运行特性,而宇宙的注定——则是系统特性

 

结语

综上可见,命运的注定,不是让人来改变的,而是让人参与其中的。

所以,命运厉害的地方就在于,它让人觉它并不存在,或时隐时现,但其实宇宙的一切,从启动之始就早已注定,每人每天都在向着既定的路线和目标前进,中间或有波折或有意外,但这都是用最初的演化规律,所写好的。

之所以,命运如此注定,是因为宇宙不准许我们预测未来,只准许我们创造未来,而创造未来的成功率,就是预测未来的准确率。

也就是说,关于未来,每次你观测它,它就会发生改变,但你预测它,它就会向着你预测的结局变化。

这就像,一次固定行程的旅游,起点、终点、每个景点都是确定的,但过程却是不可预测的。

而在最大熵原理最小作用量原理的规律下,每个人不可预测的命运轨迹,都将通过最小二乘法拟合成一条注定的几何路径

因此,关于注定——信就有,不信那就注定没有——而那些不信的人——却往往总认为自己注定拥有,那可以撼动命运之轮的力量(本文的题图就是“命运之轮”)。

最后,我们可以说:“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注定的事情要去做”,或可以充满意义地说:“我这一生注定要去做一些特别的事情”。

 

后记:自由感

如果可以准确——预测未来,显然我们就要放弃——自由意志,但如果我们保持对未来的——无知,那么我们可以保留——自由意志吗?

很遗憾,自由意志——宇宙规律所不准许的,但作为无知的奖励,我们可以获得——自由感,即:虚幻的自由意志

 

番外1:一命二运三风水

结合本文论述,我们如何看待这句“一命二运三风水”呢?

  • 一命,代表天生结构,即:天生的资源结构(如身份、地位、财富)与基因结构(如身体、智力、长相)。
  • 二运,代表环境信息,即:可以接触或学习到的信息。但接触到未必就可以学习到,这其中有意愿与能力,前者是兴趣,后者是天赋。
  • 三风水,代表环境结构,即:家庭环境、职场环境、社会环境、居住环境、自然环境、历史环境等等。

而通俗地说,命——就是一个人的先天条件(由基因塑造),运——就是一个人的发展趋势(由学习塑造),风水——就是一个人的生存环境(由历史塑造)。

那么,风水的作用就在于——(环境)整体结构的调整,产生影响局部(个人)的信息。

例如,居住环境会影响一个人的心情、情绪、想法和状态,从而影响一个人的选择、决策与行为,进而影响一个人的运(信息),最终改变一个人的命(结构)。

 

番外2:分形递归

命运是未知的,但却是分形递归的,因为宇宙的基本结构是——分形递归。所以,每个人无论是逃避还是接受,终将会与自身的命运,在分形轨迹下递归相遇。

 

番外3:认不清的命

有句话:信命,是知道自己有所不能;认命,是接受自己有所不能。

但信命的前提是——正确认识这个“命”,否则相信的就是一个错误的命,但命到底是什么呢?

所前文所述:命是结构,包括环境结构、基因结构、认知结构、资源结构,等等。

有趣的是,命中的结构很多是可以调整改变的,如:环境结构可以通过搬迁跳槽改变,基因结构可以通过表观遗传改变,认知结构可以通过学习实践改变,资源结构可以通过工作投资改变。

事实上,除了时代结构所决定的历史进程,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上限,其它结构都可以改变——于是信命很大程度上,是在相信一个不断变化的“结构”——如出国之后、社交之后、经历之后,我们对命的理解就会不同,即:对有所不能的认识会有所不同——如曾经认为怎么也做不到的事情,现在竟然可以做到了,或是很有希望可以做到了。

因此,所谓认命,其实也是在认不同的(变化的)命(结构)——显然不同的结构,可以支撑不同的能与不能。

那么,在时代结构的背景之下,命就像是一种动态的概率分布,而相信什么做什么,很大程度可以改变这个概率分布

但相信什么做什么,很大程度又取决于已有的认知结构,即过去左右了未来,即历史路径依赖,即:概率有分布但分布不均匀——如99.99%的平庸与0.01%的卓越,结果等于平庸。

可见,命(结构)——理论(概率)上可以改变,但实际(随机)上无法(难以)改变。

关键是,命在改变与不变之间的二级混沌效应(即结构可以影响结构本身),让命难以被认清,也就是说:

  • 认命即限制——放弃了可改变的概率。
  • 不认被限制——历史数据决定了概率。

试问,面对认不清的命,如何信命、认命呢?

有一种方法,就是:

  • 首先,梦想要足够远大(此时不用信命),
  • 然后,尽力地迭代而为(此时尽力改命),
  • 最后,任凭概率的回归(此时需要认命)。

换言之,跟随命运的河流,前往命运的注定之地,所有的改变及试图改变,都是为了让过程更加精彩。

因此,过程就是奖励,过程就是唯一的奖励——这就是我们认不清的“命”。

 

整理自:@scottcgi

 

作者:阿古
链接:https://www.ark.ooo/500/
来源:方舟(ark.ooo)
本文部分内容及数据来源于Wikipedia、NASA等互联网公开资料,意在分享,如有损害您的利益,请联系作者删除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文章目录
关闭
目 录